信息展示 -- 正文

1962年,开国少将赵承金赴京参加会议,毛主席:现在在哪里工作

前言

解放后,从1954年第二届全国政协会议起,赵承金一直是全国政协委员,经常到北京开会,同各界人士共商国是。

1962年3月末,全国政协三届三次全体会议和全国人大二届三次会议,同时在人民大会堂召开。

这天下午,赵承金刚走进大会堂,就看到毛主席从对面走来,后面还跟着中央的几位同志。赵承金下意识挪了挪步子,想让毛主席先过去。但毛主席已经看到了赵承金,便大步朝他走过来。

毛主席紧紧握着他的手,亲切地问:“你是赵承金吧?”

赵承金回答:“主席,是我。”

图 | 赵承金少将

毛主席又问:“我们已经好多年没见喽!家里还好吧?”

赵承金回答:“还好,劳烦主席挂心了。”

接着,毛主席和赵承金唠了好一会儿家常。这样温馨的场面,好似又回到了在延安时谈话的样子了。

贺龙:“从旧军队到革命队伍来,这很好”

赵承金,满族,辽宁海城牛庄镇人。父亲赵德全曾任清军哨官(连长),中日甲午战争期间,随左宝贵到朝鲜抗击日军。

赵承金受父亲影响,16岁那年就进入了部队。从勤务兵做起,用了10年的时间成长为副团长。

1930年10月,为了提高带兵作战能力,赵承金去了东北讲武堂学习。次年,“九一八事变”爆发,赵承金回归部队。此时,他原来的部队已被改编为116师,且编制已经满了。于是,赵承金只好候补待用。

1932年,“长城战役”爆发。由于3营营长不愿意参战,赵承金自然而然出任了3营营长。之后,赵承金所在部队在河北驻防,与116师647团相邻。时任647团团长的吕正操,思想进步,赵承金深受教育,慢慢地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图 | 吕正操

“七七事变”后,116师和119师合编为新的116师,吕正操任691团团长。2个月后,691团3营营长刘裕勤牺牲,吕正操立马想到了时任696团少校副团长的赵承金,让其接任3营营长。至此,赵承金成了吕正操的部下了。

10月中旬,国民党军116师691团团长、共产党员吕正操遵循中共北方局指示,脱离向南撤退的国民党军,率部1千多人挥师北上,在‘小樵镇’举行抗日誓师大会,改称“人民自卫军”。

吕正操任司令员,下辖第1、第2、第3总队,赵承金任第1总队总队长。改编后的部队,一路北上,很快扩军到四五千人。

12月,赵承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8年,人民自卫军与河北游击军改编为“八路军第3纵队”,吕正操任第3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赵承金任第3纵队第7支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第1军分区司令员。

1939年1月末,贺龙率120师主力到了冀中平原。当时,他住在河北武强县的一户农民家里。

2月的一天早晨,吕正操和赵承金来到了贺龙住的地方。一见面,贺龙就亲切地和他们一一握手。随后,吕正操向贺龙介绍说:“这是赵承金同志,原东北军691团1团3营营长,现在是冀中军区1分区司令员。”

贺龙听后,笑眯眯地说:“知道,早就听说了。你们工作得很有成绩。从旧军队到革命队伍来,这很好……跟着共产党、毛主席干革命错不了。中国人一定会胜利,日本帝国主义一定要失败。”

顿了顿,贺龙把烟斗放到嘴里吸了一口烟,又亲切地说:“以后,我们一起抗日吧。我的部队来了,我们要相互配合,相互学习。”

随后,3人又谈了一些家常话。这次会面,贺老总谦虚、平易近人的态度,给赵承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于1分区和120师师部距离很近,所以赵承金常去拜访贺龙。就这样,两个人渐渐地熟悉起来。贺龙很关心赵承金的生活。

有一回,贺龙问道:“你老母亲多大年龄了?”赵承金回答:“61岁了。”

贺龙又亲切地问:“身体还好吧?”赵承金回答:“我们改编后,已经有2年没有见面了,现在在陕西拐镇。”

贺龙沉思一会儿说:“应该想办法把老太太接到身边才好啊。”赵承金点了点头。

贺龙又问道:“你有几个小孩啊?”赵承金说:“有3个小女孩。大的、二的在她奶奶身边,三的她妈妈带着。”

末了,贺龙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现在老百姓都在受苦,等我们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人民生活就会好起来了。”

1940年1月,冀中军区16团、21团、24团组成“赵谭支队”,司令员赵承金,政委谭冠三。4月中旬,赵谭支队划归冀鲁豫军区指挥,后称“南进支队”。

1942年12月,南进支队与冀鲁豫第5、第6军分区合并,组成冀鲁豫第4军分区,赵承金任司令员。几乎同时,国民党特务探知了赵承金母亲和两个小女孩的身份,就逼迫老人家写信劝说赵承金把队伍拉到国民党那边去。但被老人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敌人恼羞成怒,将老太太和两个小女孩抓起来活埋时,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得知这件事后,迅速把她们营救了出来。很快,赵承金收到了办事处的电报,他向贺龙请示。贺龙毫不犹豫地说:“你派人去接。”

于是,赵承金派了两个侦查员,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将老人家和两个小女孩接到了自己的身边。

1944年1月,冀鲁豫军区的第3、第11、第16、第19、第32团和回民支队组成“西进支队”。2月,赵承金以第4军分区司令员的身份,率“西进支队”开赴延安。当时,贺龙是联防军司令员,在延安柳树店住着。

这天,赵承金去拜访贺龙。贺龙问:“你家里都谁来了?”赵承金回答:“我老母亲和我爱人带着3个女儿1个儿子都来了。”

贺龙接着问:“老太太身体硬朗吧?我过几天去看看她们。”

过了几天,贺龙坐着汽车到了杨家岭来看老人家。贺龙对老人家说:“老太太,有福啊!身体还很健康,延安环境好,很安静,要好好休养。”

中午,大家在一块吃了饭。席间,赵承金的夫人难为情地提出了“3个小孩上学的事情”,贺龙听后答应了下来。回去后,贺龙立即安排将赵家3个小女孩都送到了延安小边沟小学读书。

毛主席:“平时多看文件、多看报纸”

8月,“西进支队”改编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1旅”,杨得志任旅长,赵承金任副旅长。不久,部队下辖的5个团,缩编为2个团,驻防在甘泉县清泉沟。

这期间,赵承金一直想去见一见毛主席,可由于要率领部队参加大生产,不得空。后来部队安顿下来了,赵承金就和杨得志说了这个想法。

杨得志笑着说:“这是好事嘛,我来向上级反映!”

图 | 杨得志

8月24日,赵承金正在旅部开会,忽然接到联防军参谋长张经武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说:“老赵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毛主席要在26日接见你!贺老总已经安排了汽车,后天早晨去接你。”

放下电话后,赵承金掩不住地笑出了声。

26日早晨,贺龙派来的汽车早早地开到了赵承金的家门口。赵家的3女儿听说爸爸要去见毛主席,吵着要跟着去。赵承金怕误了时间,只好带着她一块去了。

清泉沟距延安将近200里路,汽车是最快的交通工具了。但赵承金还是觉得太慢,他恨不得一下子飞到毛主席的身边。过了一段时间后,汽车在毛主席的住处——枣园停下了。

这时,早已等候在门前的工作人员见赵承金来了,立刻返身进去向毛主席报告。等赵承金下了汽车后,毛主席就走出了窑洞,满脸笑容地问:“你是赵承金同志吧?”

接着,毛主席拉着赵家3女儿的手,将父女俩让进了窑洞。

毛主席从衣袋里掏出一盒纸烟让赵承金吸,赵承金说不会。毛主席自己点了一支,然后亲切地问了赵承金“你是哪里人?”、“多大年龄?”、“家里几个小孩”等等。

毛主席亲切的话语,让赵承金感觉就像与一位久别重逢的老友谈家常。刚才在路上的紧张感,瞬间消失了。

赵承金向毛主席汇报了1937年10月东北军第691团改编的经过。毛主席听得十分认真,他说:“你们从旧军队里出来,站到革命一边,党欢迎你们,人民也欢迎你们。”

顿了顿,毛主席又说:“部队改编时,你母亲受了不少苦啊!”

毛主席的话将赵承金的思绪带回了几年前,要不是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及时出手营救,恐怕他母亲和两个小女儿就已经不在人世了。想到这里,赵的心里充满了对党的感激之情。

这时,毛主席问:“听说现在你母亲还天天纺线?”

赵承金回答:“她纺线还是跟甘泗淇主任学的哩!她现在已经成了纺线能手,纺出的线都交给了延安合作社。”

毛主席微笑着说:“老人家很进步啊,你回去后,代我向她问好。”赵承金赶忙说:“主席,我来时母亲还要我向您问好呢!”

接着,赵承金说出了自己想到中央党校去学习的想法。毛主席表示,现在工作十分紧张,还不可能抽出更多的干部去住校学习,目前还是留在部队工作好。

毛主席补充说:“你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嘛!平时多看文件、多看报纸,也是一种学习。”末了。毛主席又一句一句地给赵承金讲解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中间还穿插了一些战例,赵承金听得不知不觉入了迷。

很快到了中午了,毛主席热情地留赵承金吃饭。他说:“我自己种了点菜,你也来尝尝。”

不一会儿,炊事员就端上了六盘炒菜,有韭菜、青椒、西红柿等。席间,毛主席亲自夹起一块西红柿放在了赵承金的碗里,说:“西红柿很有营养呦!”

饭后,毛主席又和赵承金谈了好一会儿。后来,赵承金觉得自己耽误了毛主席半天时间,心中很不安,便起身告辞。临别时,毛主席送给赵承金一张肖像照,并且拿出一包蛋糕送给了赵家3女儿。

赵承金回到部队以后,在军人大会上介绍了见到毛主席的情景,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在他的慷慨激昂演讲下,全旅干部战士,将训练和生产都搞得颇有激情。

毛主席:“现在在哪里工作?”

抗战胜利后,东北急需大批干部,党中央决定派清泉沟教导1旅去东北。在出发前,毛主席在枣园接见了教导1旅副旅长赵承金。毛主席说:“你是东北人嘛!还是回东北去吧。”

赵承金高兴地回答:“是!”

这时,陈赓对赵承金说:“我有个要求,把你们二团的常仲连团长调到我那里去吧。”赵承金想着,部队要立即出发,需要干部,一时间,他有些舍不得。

沉默了一会儿,毛主席说:“你们商量商量吧。”

赵承金想了想,应该从革命的全局考虑,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困难。于是,他表示,可以,把常团长调去吧。

临别时,毛主席再三叮嘱:“一定要注意群众纪律,从延安出发的部队违反群众纪律可不好啊!”

赵承金说:“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要遵照您的指示去办。”毛主席微笑着点头说:“好,好。”

1945年8月28日清晨,北上的队伍从延安出发,一路风餐露宿,昼夜兼程,向东北疾进。11月上旬,部队抵达沈阳。

12月初,赵承金了解到辽南地区的力量还比较薄弱,就对时任西满军区司令员吕正操和政委李富春说:“我到辽南开辟根据地去吧。”

图 | 李富春

吕正操说:“你去辽南可以,但要把主力部队交给邓华指挥。你可以带两个老连队去辽南。”当时,邓华任辽西军区司令员。

随即,赵承金被任命为辽宁1分区司令员,率领几位教导1旅的干部开赴辽南。

这期间,他组织部队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壮大革命武装,辽南根据地得到了稳固和加强。

1947年1月,西满军区所属的龙江军区、嫩江军区撤销,成立了5个直属于西满军区的军分区,赵承金任西满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该分军区下辖2个步兵团、2个骑兵团。

1948年2月,赵承金调任东北军区整训4师师长。后又任东北军区170师师长、辽西军区副司令员、热河军区司令员、辽宁省军区第一副司令员。

1962年,赵承金参加人大会议。会议前,他遇到了多年未见的毛主席。毛主席向他打招呼,并关切地询问他的工作和生活经历。

图 | 赵承金

毛主席问他:“现在在哪工作?”赵承金回答:“现在在辽宁省军区工作。”

随后,赵承金问毛主席身体好。毛主席笑着点头说:“好,谢谢你!”

分手时,毛主席亲切地嘱咐赵承金:“要好好工作,注意身体。”

在赵承金的心里,毛主席既像一位导师给他教导,又像一位家长给他关心。晚年的赵承金每每想起与毛主席谈话的场景时,他的情绪都显得很高涨。其他儿女们亦是,尤其是赵家3女儿对毛主席格外敬仰。

1989年10月,赵承金病逝,终年88岁。

posted @ 22-09-10 12:24  作者:admin  阅读量:

阿里彩票平台,阿里彩票官网,阿里彩票网址,阿里彩票下载,阿里彩票app,阿里彩票开户,阿里彩票投注,阿里彩票购彩,阿里彩票注册,阿里彩票登录,阿里彩票邀请码,阿里彩票技巧,阿里彩票手机版,阿里彩票靠谱吗,阿里彩票走势图,阿里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阿里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