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正文

【东看西看】肖经建:促进消费金融良性发展,中美如何“取长补短”

  中新经纬5月18日电 (王蕾 实习生李佳文)消费作为最终需求,是中国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引擎之一。推动消费金融发展是促进消费增长的题中应有之义。如何推动中国消费金融良性发展,避免国际上曾出现的“消金三恶”的教训?美国罗德岛大学消费金融学教授、《财务咨询和规划期刊》(英文)总编肖经建在接受中新经纬研究院专访时表示,提高消费者金融能力是消费金融良性发展的前提,以此为核心的美国金融消费者保护经验值得借鉴。

  肖经建指出,消费金融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促进居民消费,有助于经济的增长。但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告诉我们,不满足条件的消费者借贷太多,会导致坏账连连,甚至一定程度引起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经济危机。此后美国加强金融监管的同时加强消费者保护,尤其是其将消费者权益理念纳入教育体系,遏制了美国过度消费导致风险的势头。

  肖经建强调,中国可以抓住移动支付领先发展优势,以健全消费者保护和教育体系为重点,促进消费金融良性发展。对于提供消费金融产品的金融机构而言,可持续生产理念应贯穿在消费金融从业者的行为中,不能为赚快钱做一锤子买卖,而应该考虑自身、合作者和消费者的长期利益,开发满足各方需求的消费金融产品。

  中新经纬研究院:2022年一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中国经济增长贡献率为69.4%。中国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其中在强化保障措施中提到了优化金融服务,包括发展普惠金融、推动消费金融公司提升服务能力等。您如何看待当前消费金融在扩大消费中的作用?

  肖经建:消费金融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促进居民消费,有助于经济稳增长。从消费者的角度看,任何可以借钱的渠道都对他们有好处。在可以还款的前提下,任何消费金融的产品都可以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增长,提高人们生活水平和幸福感。

  中新经纬研究院:中国消费金融行业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发展,2017年,监管部门拉开了互联网金融行业规范治理的序幕,行业增速开始放缓。2021年,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经济逐步复苏,消费金融行业也重回稳定增长通道。您如何看待中国消费金融的发展阶段,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肖经建:中国消费金融还处于一个初始发展阶段。大部分人的借贷经验来源于住房贷款。也有少数人开始使用其他借款包括信用卡贷款和一些网贷。从中国经济均衡发展的角度看,机遇是中国的信用市场还有许多可以开发的地方,主要基于中国巨大人口基数和潜在的各项需求。但面临的挑战也有不少,比如在消费者金融教育方面,消费者需要提高他们的金融能力,有能力借,也要有能力还。

  中新经纬研究院:在您看来做好金融消费者教育是当务之急?

  肖经建:是的。教育消费者具有基本的债务管理的知识和技能是非常重要的。要告诉消费者一个简单的道理,借来的钱总是要还的。消费者需要有规划财务和对债务负责的意识。我们曾经用西南财大收集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数据,研究了消费者债务和幸福感的关系。我们发现,与没有借债的消费者相比,借债消费者的幸福感较低。在考察具体债务时,在七种特定类型债务中,我们发现,借有医疗、教育、其他和住宅债务的消费者幸福感明显较低。同时,这种债务持有与幸福感的负面关系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消费者中更为常见。这项研究表明,从消费者追求幸福感的角度看,借债要小心。一旦借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中新经纬研究院:当前,中国消费金融大生态初步形成,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电商平台企业等均参与其中,而且头部集中现象较为明显。在您看来,不同类型的消费金融企业应该如何实现合作共赢,并且良性发展?

  肖经建:各种不同类型的公司应该从消费者利益出发,为消费者提供真正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信贷产品,并保证消费者能够在他们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管理好这些债务,避免由于过分债务造成新的财务困难,甚至导致个人破产。可持续生产的理念应该贯穿在消费金融从业者的行为中。不能为赚快钱做一锤子买卖,而应该考虑自己、合作者和消费者的长期利益,开发满足各方需求的消费金融产品。

  中新经纬研究院:美国消费金融起步较早,一方面,源于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高达70%左右;另一方面,消费金融也非常繁荣。在您看来,美国消费金融当前市场规模和格局是怎样的?繁荣发展的主要原因有哪些?哪些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肖经建: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局的报告,在2019年,美国有76.6%的家庭拥有金融债务,在有债务家庭中的债款中位数为6.48万美元。最为普遍拥有的是信用卡债务(45.4%,其持有家庭中的债款中位数为2700美元);其次是自住住宅按揭贷款(42.1%,中位数为11.81万美元);其他较为常见的债务包括教育贷款(21.5%,中位数为2.23万美元)、购车贷款(36.9%,中位数为1.31万美元)和其他贷款(10.5%,中位数为3600美元)。美国有消费者使用高利贷譬如发薪日贷款等,但人数较少。在2019年,大约有2.8%的家庭使用了发薪日贷款。美国消费者信用市场的发达归功于1970年代末金融领域出现的取消管制政策取向。

  美国的信用卡产品在20世纪50年代就出现在市场上,但一直都是一个“亏本的单位”,因为当时各个州有严格的限制高利贷的法律,贷款利率不能超过一定的标准,例如12%。到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出现了对金融市场减少管制的政策取向。1978年,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个判例拉开了金融放松管制的序幕。这个判例裁定,一个银行利率的制定只需遵守其所在州的法律。如果这个州没有对贷款利率的限制,那么这个银行在任何州的生意都可以没有利率的限制。不久,美国的南达科它州和德拉华州宣告取消对利率的管制,美国各大银行总部迁往这些州,美国对利率的管制实际被取消。此后,由于银行可以对消费者的信用程度给予不同对待,对信用好的消费者收取低利率,对信用不好的消费者收取高利率,信用卡公司一度成为最赚钱的单位。在之后的一二十年中,信贷市场发展迅速,但也孕育了经济危机。

  现在有专家认为2007-2009年大衰退的主要原因就是消费者借贷太多,导致坏账连连,引起连带反应,导致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经济危机。正是因为这个大衰退,美国在2010年通过了《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重新加强了对金融市场的管制,成立了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监管许多贷款公司行为。而在此之前,许多贷款公司是没有纳入监管的。

  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对市场的监管不能放松。同时对消费者的教育也不能放松。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不仅有市场监管部门,也有消费者教育部门,同时在两方面加强消费者保护。

  中新经纬研究院:请您分析下美国相关金融消费者保护的各项法律法规制度基本情况。在您看来哪些法规经验是国际通用的?

  肖经建:美国关于消费者者权益的理念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提出,美国消费者法律的出台在20世纪70年代达到高峰。更广泛来看各项金融投资者保护法律,从20世纪30年代就开始建立,例如对股票投资者的保护法律等。在2009年大衰退后又有许多加强。目前,美国在借贷领域保护消费者最为活跃的机构是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其主要目的是保护消费者在金融服务尤其是借贷服务方面的权益。

  我认为值得他国借鉴的主要是一些有关消费者权益的理念教育。美国许多州规定高中必修个人金融的课程,其中就有对消费者权益知识的介绍。

  中新经纬研究院:根据先进国家经验来看,良性循环的消费金融的理想状态是怎么样的?有没有什么相对比的量化指标,或者预警的指标?

  肖经建:从个体金融消费者保护角度看,美国研究者和监管层通常用几个指标衡量消费者是否过度借债。一是债务支付对收入的比例超过40%,即收入的40%或更多用于还债,就可称之为财务压力;二是拖欠债款达60天或更多天数,表明财务困难到了一定的程度;三是非正式的破产,即消费者家庭的总债务大于总资产。根据上述指标,我们最近使用美国联邦储备局的数据测算了有预警倾向的债务组合。例如,如果一个美国家庭同时持有住房按揭、购车贷款和其他债务,就最有可能陷入财务困难。如果一个美国家庭持有教育贷款和其他贷款,就最有可能落入拖欠债款的财务困难。如果一个美国家庭持有住房按揭、信用卡债务、教育贷款和其他债务,就最有可能进入非正式破产的情况。

  中新经纬研究院:过度的消费金融则会引发居民杠杆率过高、利息过高造成高利贷等风险。在您看来如何强化消费金融监管?美国消费金融监管有哪些好的实践经验?

  肖经建: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有几个消费者参加的咨询委员会。主要是社区组织领导,从业者代表和学术代表是其委员会的成员。这些委员会直接把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和建议带入这个重要的执法部门。这种形式可以为中国有关部门借鉴。

  中新经纬研究院:无序、野蛮生长的消费金融会造成一定程度社会秩序的混乱,出现过度借贷、以贷还贷等问题,“消金三恶”(高利贷、暴力催收、多头借贷)也被众所周知。您认为应如何防范“消金三恶”,更好地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

  肖经建:从消费者的角度看,提高消费者金融能力是一个重要途径。提高消费者对债务问题的正确认识是首要任务。借债者必须考虑自己是否有还钱的能力。如果更多消费者能够理性地进行借贷决策,一些市场诈骗和不正当的讨债方式也将不复存在。

  中新经纬研究院:经济的发展使得当前中国消费金融正在进入快车道。在您看来,中国是否具有先发优势?消费金融应该如何抓住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革命,并处理好发展和防范风险的关系?

  肖经建:中国的先发优势在于移动支付,这一点比美国先进。在中国只带手机就可以逛商店,但在美国就不行。消费金融业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开发更多更好的移动借贷产品。消费金融从业者应该本着与消费者共赢的理念,提供真正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并保证消费者有能力还款。

  中新经纬研究院:您对中国消费金融下一步良性发展有哪些建议?

  肖经建:相关部门要加强对消费者金融能力的培养。消费者金融能力指消费者应该具有相关的金融基本知识,并能够运用这些知识,采取行动来达到自己的目标,争取自己的最大福利。

  从借贷的角度看,消费者要有合理借贷的意识和借钱要还的理念,具备债务管理的知识和技能,在必要的时候借贷必要的数额,不要冒太大的风险,也不要被一些小恩小惠所吸引,借一些不必要的贷款。

  (中新经纬APP)

  本文由中新经纬研究院原创,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宋亚芬

posted @ 22-05-21 12:03  作者:admin  阅读量:

阿里彩票平台,阿里彩票官网,阿里彩票网址,阿里彩票下载,阿里彩票app,阿里彩票开户,阿里彩票投注,阿里彩票购彩,阿里彩票注册,阿里彩票登录,阿里彩票邀请码,阿里彩票技巧,阿里彩票手机版,阿里彩票靠谱吗,阿里彩票走势图,阿里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阿里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